欣克利角的核电站重新开放,中英之间的“黄金时代”继续。

9月15日,英国政府在刘波宣布批准中法企业共同投资的欣克利角核电项目,缓解了对中英关系的担忧。

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将耗资180亿英镑,由法国公用事业公司法国电力公司(Electricite de France)在中国国家核公司和中国国家核公司的参与下建造。

毫无疑问,这个项目具有象征意义。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对中英和英法关系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

特里萨·梅领导的新英国政府做出上述决定后,中法两国都对此表示欢迎。

9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纽约会见法国总统奥朗德时也表示,他重视并支持中法在核能产业链上的合作,愿与有关各方一道,推动欣克利角核电项目的顺利实施。

当然,7月底,英国政府决定暂时推迟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的批准。

当时,它主要基于两个因素,一个是中国的参与,另一个是国家安全考虑。

有一段时间,这让观察家们担心梅政府是否对中国的投资变得不友好,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是否难以继续。

梅的前任首相卡梅伦和时任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都实施了欢迎中国投资的政策,并将中国因素视为推动英国经济振兴的催化剂。他们的政策使英国成为对中国投资最开放的欧洲国家。

中国成立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AIIB)时,尽管美国反对AIIB,英国还是主动参与,打破了西方的沉默,为其他欧美国家相继加入AIIB开了一个好头。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2015年9月访华期间,不仅继续推动中英经贸合作,还明确表示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理念。

当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10月访问英国时,他受到了英国的热烈欢迎。两国正式宣布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

欣克利角核电项目的恢复表明,梅政府对中国投资和中英经济合作的基本态度没有改变。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

然而,我们也应该对欣克利角等事件的再次发生更加开放,并考虑到英方的关切。我们不应该一次走一个地方的弯路,甚至对中英关系产生悲观的看法。

在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都有相对严格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尤其是在核能等重要领域,因此英国的谨慎态度并不令人惊讶。

现在,尽管欣克利角(Cape of hinkley)项目已经获得批准,但英国在外国投资领域可能实施的其他新规则也可能影响中国的投资,并给项目带来变数。

英国似乎仍在计划管理外资,并可能要求在未来所有新的核电项目中持有特殊股份,即所谓的“黄金股”。

然而,这也是各国保护本国战略经济的常见做法。我们不需要过度解释它。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发展欣克利角核电项目主要是基于自身的能源需求和能源安全考虑,即弥补传统能源供应的不足。

因此,除了国家安全考虑之外,英国在发展核能方面也有自己的成本效益考虑。

中国还应该尊重英国的经济考虑,不一定要把它们视为代表两国总体关系的试金石。

让商业回归商业,让政治回归政治。中国人也应该有这样一个开放的头脑和思维。

对于那些出于所谓的国家安全和其他原因担心中国投资的人,中国企业可以通过良好的、双赢的合作消除他们的疑虑。

寻找利益最大化的交汇点近年来,中国制造与中国科技走向世界,特别是高速铁路已成为中国经济外交的名片。

中国也希望在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建设中积累经验,以便将来能够领导国外核反应堆的建设,使中国的核电建设能力具有国际竞争力。

我们有我们的考虑,英国有英国的考虑。双方应该做的是在尽可能保留分歧的同时寻求共同点,并找到最大的利益交汇点。

英国今年关于离开欧洲的公投可能会对其外交关系产生更大的影响。

应该说,中国不希望看到英国离开欧洲,而是希望欧洲一体化的进程能够继续,一个统一的欧洲市场能够给中国企业带来更多的机会。

然而,在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后,中国企业收购英国资产的步伐并没有停止。

例如,7月份万达集团的AMC医院宣布将以9.21亿英镑收购欧洲最大的医院奥登。四川UCI郭栋在北部城市谢菲尔德等地进行了大量投资。

离开欧洲后,英国将更加依赖中国的经济活力,中国将继续把英国视为重要的投资目的地。这一基本情况不会从根本上受到英国国内政治形势变化和英国与欧盟关系变化的影响。

回顾中英关系的发展历史,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香港等历史问题的影响和政治意识形态的差异,中英政治关系一度发展相对缓慢,但经贸关系发展迅速,两国产品结构高度互补。

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洲也经历了主权债务危机,而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引擎。

在这种情况下,英国视中国为恢复自身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卡梅伦政府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梅政府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当时,卡梅伦政府改善了与中国的关系,以弥补与其他欧洲国家在发展对华关系方面的差距,更大程度地发掘两国关系的发展潜力。

例如,中国和德国的双边贸易额超过了英国,而中国和法国在政治上一直比较接近。

继续与中国和解将是英国的长期政策,不会因政府更迭而发生根本性变化。

英国外交一直遵循实用主义原则。

正如19世纪英国首相帕默斯顿在他的名言中所揭示的:“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盟友或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中英关系未来可能会波动,但在决定退出欧盟后,英国将面临外交政策的新调整。平衡和实用主义的传统外交基因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英两国的共同需要,以及英国务实的态度和政策,共同决定了两国关系的基础将是美好的未来。

发表评论